毕业生平均月收入仅在4014元。

这都多少年过去了?咱不说通货膨胀吧,就说这房价也翻了不止一倍了,然而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月收入比前几年也躲不了多少!4000块能够过上怎样的生活,大家都懂的。也有刚毕业的同学找到相对高薪的工作的,但主要是一些名气比较大的互联网公司,现在毕业生找工作,普遍还是4014块上下的行情——当然,首先你要能找得到。回顾了一下2008年“四万亿”以后的光景,好像除了可乐之类的软饮料,没怎么涨的也就剩下应届毕业生的工资了。根据人民网最近的一篇报道,2017年中国大学应届毕业生中,薪酬最高的“计算机与数据处理”类职业,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平均月收入也仅在4014元。还有人用一组复杂的数据计算得出,2005年,大学毕业生月薪是城镇职工的104%;10年后的2015年,大学毕业生只有城镇职工月薪水平的71%。

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

其实不光是大学毕业生,最近有很多人生阅历丰富的经济学老司机指出,以90后为代表的年轻人,确确实实地是变得更穷了。当然,王思聪除外,因为他是88年的。这是怎么回事呢?我们明明用着比过去更好的手机,有着比过去更好的互联网信息资源,为什么却还有“更穷了”的感觉呢?最浅显的一个道理是,现在我们的财富积累越来越难了,已经被上一代人炒高的房价,首先就堵住了很多年轻人获取第一桶金的可能性。不动产,恰恰是最能吸收货币宽松时代的“资产泡沫”的。

年轻人财富分配地位的下降,按经济学家周其仁的话来说,“房子是拉开居民财富收入差距的最大因素。”有房没房,大不一样。在一个世界性的、长期的宽松货币环境中,资产价格的持续上涨,是年轻人只可远观、而无法从中获益的哀伤。这就造成了年轻人毕业越晚,靠工资买房越难的窘境。

资本相对于人力的优势在快速上升。

不说年轻人,就是那些工作多年的人,如果未能持有资产,也会感觉自己越来越穷。这不是说食利者有多坏,或者剥削了谁之类的,资本市场是没有对错可言的,食利者只是把握住了泡沫的机会。年轻人相对财富地位的下降,其实反映的是国内致富环境的退化。一方面,整体经济增速从过去的10%以上,降低到现在的不到7%;另一方面,资本的回报增速远超人力的回报增速,从去年的股市到今年的楼市(期货、黄金、比特币也在不同时期内表现了一把),这样两项相加,更可见资本相对于人力的优势在快速上升。